<th id="93bzr"></th><span id="93bzr"><video id="93bzr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93bzr"><noframes id="93bzr">
<th id="93bzr"><noframes id="93bzr"><span id="93bzr"></span>
<span id="93bzr"><video id="93bzr"></video></span> <th id="93bzr"></th><th id="93bzr"><noframes id="93bzr"><th id="93bzr"></th>
<th id="93bzr"></th>
<th id="93bzr"></th>
<strike id="93bzr"></strike>

賬號登錄


密碼輸入錯誤
密碼輸入錯誤

忘記密碼?

掃碼登錄

請使用最新版本犀牛之星app掃描二維碼登錄

立即注冊 二維碼登錄

加載更多>>

李迅雷:房地產長周期結束了,拐點已出現,中國經濟新動能在這些領域

428 0 來源:華爾街見聞 發布時間:2022-11-19 08:44

核心觀點:

1、如果把全球經濟增長的領跑者看成一個4×100接力賽,第一棒是美國,80年代以后日本成為第二棒接棒者,第三棒的中國作為接棒者完美接受了全球第三次產業轉移,引領了全球經濟的增長。

2、現在沒有誰能夠再度引領全球經濟增長,盡管今年上半年印度的GDP增速排全球第一,但印度的經濟體量只有中國的1/5左右,所以它依然不能夠成為全球經濟的引領者。這就意味著今后全球經濟增速會進一步放緩,經濟增長的熱點在慢慢消退。

3、中國制造強國的目標在未來肯定能夠實現。從數據來看,中國制造業的全球份額還在穩步上升,目前已經達到30%,今后還會以一個百分點左右的年增速上升,雖然部分產業轉移到西方以及發展中國家,但比重較低,而且是屬于低端的,不用過度擔心。

4、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房地產的長周期結束了,基建投資加上房地產投資占GDP的比重在2017年底就已經見頂。通過對日本和美國的人口周期、房地產周期的比較,不難看出我們的房地產拐點已經出現。

5、對于中國居民家庭來講,資產配置領域應該更多的配置在金融資產,不斷減少對房地產的配置。在金融資產里,權益類資產是首選,因為權益類資產目前處在歷史估值的低位,它所蘊含的機會比較多?,F在還處在對金融資產配置信心不足的階段,這是一個比較好的投資階段。

6、目前A股市場的指數估值水平PE處在歷史低位,滬深300、中證500、中證1000等指數的風險溢價水平也處在一個較高位置,意味著在這個位置上有相對投資價值。

7、無論是內資或外資,都有一個未來對A股市場增加配置的空間,這還沒包括我國居民家庭在房地產配置的資金減持之后,流入到A股市場、金融產品的比重,這個規模是比較可觀的。

8、總體來講,中國未來經濟增長的動力還是在于消費、自主創新、高科技,在于新能源,尤其是光伏、鋰電池、智能汽車、新能源汽車、芯片、高端制造、新材料這些領域,今后發展空間非常大。

9、作為科創板的資產配置,還是要優中選優,選出精華,這種配置會更加安全,即便在短期內沒有顯著超越大盤,長期超越大盤、超越整個指數是一個大概率事件。

11月17日,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,在一場直播中對全球經濟走勢與資產配置策略進行分析與展望。

白.png

以下是投資作業本(微信ID:touzizuoyeben)整理的精華內容,分享給大家:

中國完美接手全球第三次產業轉移,引領經濟增長

我們對全球以及中國經濟的長期趨勢做深入的分析和探討,不要過度關注短期的經濟指標,比如美國通脹率水平、美聯儲加息與否,以及中國的出口數據、金融數據等,這些都屬于短期問題,短期問題對于近期的經濟有一定影響,但它不改變經濟發展的長期趨勢。

長期趨勢又是什么?

二戰后全球經濟經歷高速增長階段,在這過程當中,首先是美國引領全球經濟增長,因為二戰之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,體量非常大,同時它的科技領先、消費主體非常強大,人口又在發達國家中最多的。

同時,隨著自身經濟結構問題慢慢顯現,尤其在70年代出現滯漲,這時日本趁勢崛起。

如果把全球經濟增長的領跑者看成一個4×100接力賽,第一棒是美國,80年代以后日本成為第二棒接棒者,它GDP的增量一度超過美國,總量也達到美國的2/3。

但隨著日元大幅升值、美國和歐洲對日本的遏制,日本經濟出現一定幅度放緩,然后貨幣收緊、利率走高又觸發日本金融、房地產泡沫的破滅,所以日本經濟從90年代以后開始慢慢虛弱。

在這過程中恰好遇到中國崛起,完美接手了全球第三次產業轉移。中國利用人力成本低、市場大的優勢,結合改革開放政策,引領了全球經濟的增長。

中國到目前為止對全球GDP的貢獻仍然是超過1/3,同時中國經濟的增量部分也遠遠超過美國。所以第三棒的中國作為接棒者,引領全球經濟增長應該超過10年時間。

隨著中國自身城市化進程放緩、勞動力成本的上升,中國在傳統行業的優勢也在慢慢減弱,在這時全球希望出現第四棒的接棒者。

但是很遺憾,現在沒有誰能夠再度引領全球經濟增長,盡管今年上半年印度的GDP增速排全球第一,但印度的經濟體量只有中國的1/5左右,所以它依然不能夠成為全球經濟的引領者。

這就意味著今后全球經濟增速會進一步放緩,經濟增長的熱點在慢慢消退。

中國制造強國的目標肯定能實現

中國制造強國的目標在未來肯定能夠實現。

雖然我們現在有各種各樣的擔憂,認為全球的競爭格局會更加激烈,像印度、越南、印尼這些國家會不會承接更多的產業轉移,中國的制造業會不會因此而削弱?

從數據來看,中國制造業的全球份額還在穩步上升,目前已經達到30%,今后還會以一個百分點左右的年增速上升,雖然部分產業轉移到西方以及發展中國家,但比重較低,而且是屬于低端的,不用過度擔心。

今年下半年經濟增速已經顯著回升,三季度從GDP季調環比的增速來看也出現明顯反彈,當然經濟增長的速度不可能像疫情前那么快,畢竟全球的產業鏈、供應鏈還是受到了影響,疫情現在還沒有消退。

與此同時中國面臨人口老齡化加速的不利情況,所以今后經濟應該會有一個新的平衡點。

2023年我估計GDP增速要明顯超過2022年,假設2022年GDP增速是3%左右,2023年的GDP增速應該在4%以上。當然還存在一些不確定性,就是疫情不可把控,同時地緣政治的沖突何時緩解也是一個不確定性。

從目前來看,制造業的優勢和困難并存。對于資產配置,我們應該抓住機會,抓住優勢產業,避免弱勢產業帶來的風險。

從二級市場來講,二十大報告也專門就金融以及資本市場提出論述,尤其對資本市場強調健全資本市場的功能、提高直接融資比重。

資本市場的功能包含很廣,比如價值發現功能、投資功能、改善公司治理的功能、增強社會責任的功能。諸多的功能集資本市場為一體,我們也提出要增加居民的財產性收入。隨著房地產的走弱,今后居民的財產性收入更多會體現在資本市場的實現方面。

二十大報告中也提到要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,深化要素市場改革,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,這也給二級市場帶來了信心。

一方面資本市場依然要推進改革,只有改革才能健全資本市場功能、使資本市場投資的價值得到更好的體現。同時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,意味著這個市場是有底的,這個底應該還是在一個估值合理的區間。

所以二十大報告對資本市場也是帶來了新的發展機會,它更多存在一個相對優勢方面,也就是居民資產的配置是兩大類,一大類是房地產,另外一大類是金融資產。

房地產長周期結束了,拐點已經出現

房地產的投資增速在今年出現了負增長,1~10月份是-8.8%,房地產的銷量出現了20%以上的下跌。

中國經濟正在面臨一個大的變局,房地產從過去作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,現在變成阻力,它對經濟增長產生了負的貢獻。

正因如此,我們采取擴大基建投資的方式進行逆周期調控,并且在今年取得了顯著效果。基建投資的增速去年估計在10%左右,即便出現這樣的增長,它還是彌補不了房地產投資帶來的負貢獻。

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房地產的長周期結束了,基建投資加上房地產投資占GDP的比重在2017年底就已經見頂,現在即便再拉動基建投資,依然改變不了基建投資加房地產在整個GDP中占比的下降。

所以我認為中國經濟面臨大變局,過去中國經濟主要靠投資拉動。投資對GDP的貢獻是全球平均水平的兩倍左右,今后投資對GDP的貢獻勢必下降,要穩增長,還是要通過消費來拉動,通過科技進步、自主創新、發展新興產業。

中國是現代化所包含的制造強國,像新能源、新材料、高端制造、高端裝備、芯片產業鏈、新能源產業鏈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互聯網,這些才是中國經濟增長新的動力,所以要抓住這樣一種新動能、新動力的機會。

對于房地產來講,由于拐點已經出現,人口的老齡化、人口總量的減少都意味著中國經濟面臨大變局。通過對日本和美國的人口周期、房地產周期的比較,不難看出我們的房地產拐點已經出現。

資產應該更多配置在金融,權益類是首選

對于中國居民家庭來講,資產配置領域應該更多的配置在金融資產。

而目前現實情況是在中國居民家庭的資產配置當中,房地產的占比在60%以上,美國房地產的占比低于30%,從未來作為資產配置的趨勢來看,應該會不斷減少對房地產的配置,增加對金融資產的配置。

在金融資產里,權益類資產是首選,因為權益類資產目前處在歷史估值的低位,它所蘊含的機會比較多。

從今年1~10月份數據來看,中國居民的儲蓄已經出現大幅增加,意味著房地產銷量減少的收入有相當一部分進入居民儲蓄賬戶,而儲蓄賬戶的錢會慢慢轉向對金融資產的配置。

我認為現在還處在對金融資產配置信心不足的階段,這是一個比較好的投資階段。當居民的金融資產處在低配階段,權益資產的估值水平處在歷史低位的時候,是加配金融資產,尤其是權益資產的一個比較好的時機。

我們做投資不能有羊群效應,還是要更多的運用相反理論,當大家都比較悲觀的時候,你要樂觀,當大家都過度樂觀的時候,你要謹慎。

內資或外資都有對A股增加配置的空間

當前中國經濟正處在大變局中,對我們直接融資比重的提升是一個很好的契機。

從美國和日本信貸數據的變化來看,會發現它跟房地產的銷量有明顯相關性。銷量下降時,信貸增速會下降,信貸占GDP的比重也會下降,直接融資的比重就會得到提高,意味著資本市場更具有相對優勢,具有更大配置的價值。

目前A股市場的指數估值水平PE處在歷史低位,滬深300、中證500、中證1000等指數的風險溢價水平也處在一個較高位置,意味著在這個位置上有相對投資價值。

在二十大報告之后,我相信有關部門會按照二十大報告提出的要求,推動資本市場的發展,提高資金融資比重,健全資本市場的各項功能。

舉個例子,隨著個人養老金業務的開展,長期的機構投資者持股比例應該要得到提升,但目前來講比例還是過低。從保險公司資管的配置來講,它的上限是45%,但目前為止只有10%左右的水平,顯然這種長期資金的來源是有保障的,它的資產配置中對權益類資產還很大的提升空間。

前段時間外資非理性的減持了我們的A股市,2021年外資凈流入A股達到最高水平,但最高水平還是不高,今年整個外資還是凈流出。

從未來來講,中國的GDP要算到全球18%,但外資占A股流通市的比重只有不到百分之四的水平,這個比重未來的提升空間比較大。

所以無論是內資或外資,都有一個未來對A股市場增加配置的空間,這還沒包括我國居民家庭在房地產配置的資金減持之后,流入到A股市場、金融產品的比重,這個規模是比較可觀的。

目前中國房地產的住宅類總市值在400萬億左右,占GDP比重400%左右。這顯然非常高,只要能夠降低一部分配置,對A股市場就意味著有巨大的資金流入。

未來隨著我們落實二十大報告,政策再到位,資本市場的發展空間非常大,融資功能、投資功能都能夠得到體現。

中國未來經濟增長的動力是它們

第二個問題我們應該配置什么樣的產品?

從過去來講,傳統產業在往下走,新興產業在崛起,我們要尋找各種資產配置的線索,可以從生產、消費的維度去考慮哪些產品銷量大,未來的消費的空間大,哪些產品是代表新興產業發展的方向,這方面我們可以做一些配置上的思考。

總體來講,中國未來經濟增長的動力還是在于消費、自主創新、高科技,在于新能源,尤其是光伏、鋰電池、智能汽車、新能源汽車、芯片、高端制造、新材料這些領域,今后發展空間非常大。

對于景氣度向上的行業要給予超配,當然超配的時候一定要考慮它的價格是否合理。如果A股市場處在估值水平比較低的位置,現在配置應該還是一個好時機,未來經濟增長動力還是靠技術進步、科技創新。

另外一方面,低估值也是一種重要選擇?,F在港股的高股息率品種配置的顯現,科技股的估值安全性比較高,也是一個配置的主要邏輯。

從海外市場來看,目前在美元利率依然處在高位,美聯儲還沒有放松貨幣政策的時候,風險還是比較大,還是不容樂觀,相比之下國內市場的機會更多。全球經濟的衰退意味著大宗商品的需求會下降,債券市場的風險依然存在,相比之下,權益類資產的機會更多。

從高質量發展、高水平開放和推進中國現代化建設角度來看,科技是第一生產力,科技創新推動中國經濟進步,資本市場中投資者應該順應大的方向。

科創板長期超越大盤是大概率事件

問:當前科創板有點類似2012年的創業板,您剛才提到中國經濟的發展離不開高新技術和硬科技的科創板企業,所以您對于當前科創板是怎么看待的?

李迅雷:科創板已經成立三年多,經過一系列的調整,目前的估值水平也處在一個相對低位。我覺得科創板整體發展的空間、發展的前景還是比較好的。

因為科創板是注冊制試點的先行者,所以這里難免有魚龍混雜、良莠不齊的現象。就像對美國納斯達克市場的認識一樣,優秀的公司大概不會超過20%,甚至在納斯達克只有10%左右。

作為科創板的資產配置,還是要優中選優,選出精華,這種配置會更加安全,即便在短期內沒有顯著超越大盤,長期超越大盤、超越整個指數是一個大概率事件,就像美國納斯達克成分股指數表現的一樣。

所以在配置上面,第一要看估值,第二要看方向。科創板在估值上有一定優勢,方向上代表中國未來經濟,中國是現代化發展的大方向。

評論 0條評論
暫無相關評論信息

購買文章

實際支付: ¥0.00

微信支付:

客服熱線:0755-86933318

提示

返回修改
提交反饋
用戶反饋
挵进去娇喘抓胸罩脱了衣服
<th id="93bzr"></th><span id="93bzr"><video id="93bzr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93bzr"><noframes id="93bzr">
<th id="93bzr"><noframes id="93bzr"><span id="93bzr"></span>
<span id="93bzr"><video id="93bzr"></video></span> <th id="93bzr"></th><th id="93bzr"><noframes id="93bzr"><th id="93bzr"></th>
<th id="93bzr"></th>
<th id="93bzr"></th>
<strike id="93bzr"></strike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